我对科研的理解以及我为什么转cs(by cc98自由的风哦)

初来我浙时,我梦想做一个科学家,别人都说我话不多,适合搞研究,我也觉得是这样。那是一个没有“转cs”这个词的年代,直到今天我也记得当时三表舅劝过我选cs专业好就业,但是我没听,我觉得都来了全国前三的大学了,不去为人类文明发展做研究也太浪费了,其他亲属也都支持我自己做决定。
于是我在大二时选择了电气专业,当时热门的专业是统计和cs,我觉得其他人只不过是为了赚钱,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在EE强校浙大我肯定能有一番作为,就算不名流千史也要推动人类科技发展哪怕一点点。
竹园有个什么鬼的“导师制度”,大约是大二的时候就分配了一个教授让你认识,对于许多人来说就是认识而已,但我一定要抓住一切机会科研,当时还在紫金港,“导师”实验室在玉泉,我就每周都去玉泉,后来在我的多次询问后给了我安排一个phd学长,带我做一个跟电子电路相关的课题。当时的我别提有多兴奋,我觉得自己为期一生的科研之路今天要开始了。见了学长后,我们聊上过哪些课之类的,学长给我发了一封邮件,里面有一本书的名字和几篇pdf的论文,让我先看看那些书和论文。这可把我牛逼坏了,我回去之后立即查了哪个图书馆有这本书,借到后还发了朋友圈,paper是英文的,书的封面标题是一些常人觉得晦涩的词语组合。
发完朋友圈后我就立即投入了paper和书本的研究。paper卡在了摘要,书本则看完了半章。起初我觉得科研遇到困难是正常的,看不懂也看下去,期待后面可能会柳暗花明。我中午不再去食堂吃饭改吃学霸餐,也不再每周去玉泉,并深信那都是浪费我科研的时间。直到过了一个月学长问我看得咋样,而我却还没有搞明白paper到底采用了什么方法以及书本停留在第一章时,我终于陷入了沉思。
沉思的结论是: 这个研究方向应该不适合我。
我还清楚地记得找借口告诉“导师”和学长我不能接着做了时自己是多么害怕,但是没想到他们得知后却完全没有责备我。没有负担的我那天开心了一整天,还给自己买了奶茶慢慢地吸。但是随后我又陷入了关于自己背负的命运的思考,
如果我不科研,那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呢? 不科研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赚钱有什么用,过得舒服有什么用,人总有一死。如果能像牛顿一样发现万有引力,如果能像特斯拉一样发现交流电,如果能像法拉第一样发现电磁波,那该多好啊。即便没有如此机遇,哪怕有机会用尽一生时间和精力推动一点点人类认知范围,即使不为人知,也有意义啊。我想通了,虽然之前科研方向不适合我,但这对我来说这反而是好事,这只是我广泛涉猎这门学科下的众多科研课题的一小步而已!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从院网上找到教授的名单,简单了解他们的研究,并开始通过邮件联系,这叫未雨绸缪,我要为大三的SRTP导师鹅颈之争做好万全准备。我可以明确地说,就是我这样的人存在,才会有鹅颈,但是没办法,为了实现目标,总是需要牺牲的。 { 不出所料,选SRTP课题时,我最感兴趣的课题“无线能量传输”(也就是现在已经产品化的无线充电)的课题人教授A是最抢手的,当然,这和A在本院的好名声也不无关系。不过幸亏我和A之前有过简单邮件交流,他对我有印象,很快同意我拿这个课题来做SRTP。至于队友,我首先找到了绩点4.53的同学B(我当时是4.55),我之所以知道他的绩点是因为之前电气有15个位置,却有大概17个人报名,我们担心自己可能被刷互通过绩点,后来事实证明即使是报名人远远多余名额的cs也没人被刷,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正当我想另一个队友找谁时,同学C给我发了QQ,(写到这不禁感慨,那时QQ还是有用的),他问我SRTP做什么,我实话实说了然后他请求加入,我不想最后组不全三人,而且我也不是一个善于吊着别人的人,就直接答应了,C的绩点应该没我们高但是他毕竟还是竹园的,我觉得不至于太不靠谱。现在想起我当时考虑队友时还保持着绩点至上的观点觉得有点可笑,但细想一下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我们进行了大致分工,我主要负责查询和阅读文献,B主要负责实验以及实验道具的采集,C则主要负责熟悉以及日后使用一个我们都没用过的仿真软件a(用小写字母表示物吧)。当然,这都只是主要任务,需要时我们都会从事其他两项事情。
前期的主要任务还是在我和C。我对这个课题非常有热情,终于有了科研的感觉,很多paper中的内容课上都没学过,但是我都非常愿意去自行学习,C也开始给我展示他的探索成果,他已经可以照着a中自带的例子依样画葫芦做仿真了,虽然有些功能还不是很清楚,但我觉得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
距离SRTP结束只剩几个月时,A和我讨论,A认为我有希望通过对其他论文进行创新发表paper,我满怀希望告诉BC,C却开始以准备考GRE为理由,渐渐怠慢自己的任务,B收集实验器材很久都没有收集好。此时我觉得孤立无援,不知道该怎么办,自己选错了队友能怪谁呢。
} 说到这里,我必须澄清一个事实,其实在{}的部分中,C才是真正我(巧的是C正好与我的名字吻合),“我”则是同学D。我想从D的角度来看这件事,但我最终还是无法想象最后他是怎么独自经历这一切的,他和我一样热爱科研,却被我坑了。当时我们卡住的问题是D根据paper提出了改进方案,希望我能做出仿真,看看能量传输效率到底提高了没有。然而他提出的模型由于形状奇怪没办法在a上构建,我自己摸索了很久,也尝试过询问别人,但是身边几乎没有用过a的人。但另一个原因也是我已经在准备出国了,但是彼时我还没有想清楚去美国读硕士还是博士。我和一个北大物理系的老乡学长讨论过出国的事情,他劝我去美国的话最好学cs,毕业后工作一年就能把学费赚回来,他自己就是这样做的。我实在是想不明白,一个北京大学的物理系博士,竟然又去美国读了cs硕士。
我的世界观不是一下子崩塌的,而是一点点被侵蚀的。SRTP后期我每天都很难受,一方面自己要准备出国考试,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再怎么摸索a也没有办法做出D提出的仿真,而且即使做出来了,也没办法保证是正面的效果。在a上我浪费了无数个白天和夜晚,见识了无数图书馆的书堆占座,自习室的插座纷争甚至1897的情侣打情骂俏。但我还是没能建立出那魔鬼般畸形的模型。这篇论文的发表对D去清华读博很重要,我不想坑D,但我真的无能为力。绝望的我逐渐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我建议先不仿真直接做实验,并同意和B一起去收集实验器材。我们分别走访了控制系,光电系和本系的不下10个实验室,终于借到了主要的实验器材,最终却卡在了一个小小的电子元件上,无论是淘宝还是附近的电子市场,竟然都不存在这个东西。B最后也泄了气,一副想要放弃的样子。D没有催我们,但是从他问我们进度的语气中,我们听到了失望。我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人,不但没用,而且还坑人。学校的心理医生只能暂时缓和我的心情,问题最终还是我自己去面对。
也许这又只是我科研中的一次失败而已,但这也是我非常关键的人生节点,转不转cs就可能在这一学期了。我觉得投身科研就像买彩票,运气好的人可能名垂千史,运气差的人也许只能像我一样,怀疑自己存在的价值。就业不一样,即使是在大公司当一个螺丝钉,也许只是参与做了一个app的前端,也好歹为公司和社会做了贡献,可以体现自己的价值。后来我跟D聊过未来的打算,我说可能出国转cs,D竟然表示羡慕,他竟然也说这是最好的出路,他不出国是因为家里没钱。这个世界怎么了?
以上的事情都让我的信念动摇,但是最终压倒骆驼的稻草却是D的论文最终成功发表了国际期刊,影响因子还不低。我觉得可笑,也许理论部分有创新的地方,但是论文里的仿真是我p的,实验也只是拍照而已,数据是假的。最重要的是,这个模型只是仅仅在某个及其特定的条条框框的条件下,才比原论文的效果好一点点。我不知道这样的论文除了帮助D去清华以外还有什么用,D曾经让我做二作的邀请也被我回绝了。
你们庆祝吧,我先选上数据结构再说。
现在我又想了想,还是因为自己话不多,遇到这种人生重大决定也没多问问人,只是迷茫时咨询了学校免费心理医生,得到了模棱两可的建议。科研这个东西就呆在那儿, 我只是蒙着眼睛用手摸了摸就在这儿妄议对它的理解,实在有点班门弄斧。也许再多问点人,多了解一点,我依然会选择追随科研一生,也许另一平行宇宙一位可以改变世界的人在这个宇宙变成了小厂码农。
(转cs并找到工作的道路也并非一帆风顺,如果有时间,我也愿意另开一贴分享此过程中的辛酸与快乐。)

98自由的风哦,侵权联系站长删掉

本文遵从CC3.0协议转载请注明:转自凌风技术站

本文标题:我对科研的理解以及我为什么转cs(by cc98自由的风哦)

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iaccepted.net/other/230.html

相关文章